2016年01月17日 深圳特区报 >> 2016年01月17日 >> A05      2016年01月17日 星期日

顶部
2016年01月17日 星期日
第A05版:中国    
       
标题导航
第A01版:要闻
第A02版:要闻
第A03版:大都会新闻
第A04版:大都会新闻社会
第A05版:中国
第A06版:国际
第A07版:综艺
第A08版:体育
2016年01月17日 星期日
“茶天牛”祸害潮州凤凰山百年茶树
或与今年暖冬有关,省市专家赶赴当地会诊支招
吴绪山
害虫蛀食茶树枝干内部留下的虫道。

    ■ 深圳特区报记者 吴绪山 文/图

    粤东潮州,有个凤凰镇。凤凰镇产“凤凰单丛茶”,这些生长在高山之巅的珍贵古茶树,曾被农业部列为“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”。然而,也正是在这里的高山茶园中,藏匿着一种名为“茶天牛”的害虫,不断侵蚀茶树的树根及枝干,今年更是闹出了比往年更为严重的灾害,让不少茶农焦虑万分。近日,本报记者上山探访,看看“凤凰茶”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害虫“地道战”蛀食茶树根茎

    凤凰山上,有两个盛产高山茶的村落,一个是乌岽村,另一个是凤西村。沿着蜿蜒的山路,记者驱车上到海拔900多米的凤西大庵村,这里有茶农爆料称,当地的千亩古茶园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虫灾。茶农黄先生带着记者在盘山公路边上的一处茶园查看灾情,乍一看这些茶树并无异样,但经过黄先生指点,可发现茶园中确实有部分树叶稀少、枝叶干枯的“病危”老树,更让人惊讶的是,那些有着数十年以上树龄的茶树接触地面的根部位置,几乎都有一堆淡黄色锯末状的东西,黄先生介绍说,那是茶树枝干被一种叫“茶天牛”害虫啃食过后留下的虫粪木屑。最让他揪心痛惜的是,有一棵200年树龄的“杏仁香”母树,由于遭受虫害,这两年来产量已大幅减少,更有濒死的征兆。

    今年53岁的茶农黄宝国正好在茶园,在记者的惋惜声中,黄宝国挥起锄头将一棵有六十年树龄的茶树连根刨起,然后用砍刀将茶树劈开,赫然发现外表看似完好的茶树,其实里面已经有许多手指粗的虫道,树干已基本被蛀空。黄宝国告诉记者,他种了35年茶,却从未见过如此严重的虫灾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?黄先生介绍说,这些害虫不是这一两年才有的,它们长年生活在茶树的树根和树干里面,啃噬茶树,如同地道战,行迹难以琢磨。以前气温低的时候,茶园会结冰,可以抑制甚至冻死部分害虫,现在整体气温升高,今年更是暖冬,虫灾加剧,这让茶农们非常焦虑。

    专家会诊支招遏制虫害

    对于今年出现的茶园虫灾,当地政府也已注意到,并正在采取措施,指导茶农治虫减灾。凤凰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陈贤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蛀食性虫害是凤凰茶树,特别是高山老茶树最常见的害虫。对于记者提及的大庵村茶农的情况,陈贤欢表示,茶园受地势高低、茶树品种以及日常管理、防虫治虫等多种因素的影响,部分相对严重。

    据介绍,目前凤凰全镇的茶园有6万多亩,高山茶主要产自凤西和乌岽两个村,该两村的种植面积在7000亩左右,几乎所有的茶园都有虫害,严重程度较往年大约增多两成。陈贤欢还解释说,凤凰茶在几百年的种植历史中传承和沿用了具有传统特色的不施肥、不喷药、不修剪,复生土的生态型种植方式,虫害无法避免,今年冬季气温较高,“茶天牛”等害虫存活率高,而高山茶园中多为老茶树,正是“茶天牛”最爱蛀食的对象。

    针对茶农面临的虫害问题,陈贤欢称,当地政府已将相关情况逐级向上汇报。近日,潮州市农业局还专门邀请了广东省饮用植物研究所(即茶叶研究所)的黎健龙博士、华南农业大学茶学系的晏嫦妤博士以及来自潮州市茶科中心、潮州市植保站、凤凰镇茶叶协会等单位的专家,联合到凤凰镇凤西村为受虫害严重的茶园现场“会诊”,替当地茶农支招治虫。

    记者在凤凰镇的一份茶树害虫防治技术的培训资料中,就见到里面详细列举了对付“茶天牛”的9条防治措施。 据黎健龙博士介绍,初步鉴定此次凤凰虫灾的罪魁祸首是“茶天牛”,这跟茶园平时管理跟不上、害虫零星出现时没有及时防治,同时缺少深翻施机肥,导致茶树生理机能衰退,害虫日积月累等因素都有关系,希望通过防控措施,可以将“茶天牛”虫害遏制住。 

    (深圳特区报潮州1月16日电)

分享到:
底部

深圳特区报